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国家卫生计生委 | 湖北省人民政府 | 微信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 正文

【健康报】我们采访了两支援非医疗队

湖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www.hbwsjs.gov.cn 2017年01月09日
分享到: 更多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国际合作司的安排,2016年12月2日~9日,健康报社组织本部和地方驻地记者组成采访小组,赴非洲国家加纳和莱索托采访援外医疗工作。
 目前,在加纳的是第五批援加医疗队,于2015年12月抵达加纳首都阿克拉,由广东省选派,共有11人,在位于阿克拉郊区的加纳LEKMA医院(中加友好医院)工作。采访组到达加纳时,这批医疗队员即将结束为期1年的援外任务回国。
 在莱索托的是第十一批中国援莱医疗队,于2016年10月到达,由湖北省政府选派,共有9人,来自武汉市属医疗机构,在莱索托王国政府莫特邦医院工作。
 中国医生,“刹普”
 “刹普!刹普!”2016年12月7日,在莱索托莫特邦医院,一位非洲大妈对着走过的中国医疗队员,不停地竖大拇指。医疗队员、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夏萍也笑着跟她打招呼。
 “刹普是当地一种土话,相当于汉语的牛、厉害、酷毙了等词语。”援莱索托医疗队队长邹燃笑着说。到莱索托后,由于中国医疗队员救治了大量患者,开展了很多新手术,受到当地患者的普遍好评,所以,当地人特别是一些来自贫困山区的患者,因为不会说英语,见到中国医生最喜欢用的词就是“刹普”。
 放射科医生沈哲说,由于人才培养机制,还有医院科室规划等问题,受援国医院医务人员整体技术水平与我们有一定差距,诊断和治疗方法与我们有所不同。所以,和他们共事时,一定要真诚相待,才能真正赢得他们的友谊,才能通过与他们的合作将自己的技能发挥出来。
 妇产科医生曾友玲认为,在莱索托,很多病人从山里来,很难按期检查。这里没有专科医生,都是全科医生,什么都会,但什么都不精。自从中国医生来了之后,这里的剖宫产成了这个国家的权威项目,大大降低了孕产妇及新生儿的死亡率。
 邹燃告诉记者,自第一天上班起,医疗队各科医生迅速熟悉当地医院的工作环境,适应当地的医疗条件,经过几个月的学习、适应、探索,目前都能独当一面。在2016年12月举行的医疗器械捐赠仪式上,莱卫生大臣对医疗队近3个月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地区卫生官利塔巴说,自从这批医疗队抵莱后,医疗队所在地莫特邦医院转诊到首都马塞卢医院的病人数量明显减少。
 无论在莱索托还是在加纳,中国医疗队均得到当地患者的信任和赞扬。
 12月2日,就在采访组到加纳的前一天,由中国政府援助的乳腺钼靶X线摄影系统在中国驻加纳经商处、LEKMA医院工作人员和广东省妇幼保健院援加纳放射科主任叶志球的通力协作下,在加纳LEKMA医院正式投入使用。此前,当地妇女乳腺检查只局限于超声检查,该设备投入使用后,为当地妇女乳腺检查提供了更多、更全面的选择,诊断准确率大幅提升,标志着LEKMA医院在乳腺影像诊断方面迈上一个新台阶。
 中国援加纳医疗队队长郑江华说,一年来,医疗队在援外医疗工作中克服了很多困难,积极应对,团结拼搏,比较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中国援加纳医疗队员聂大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医生)说,到加纳后,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围绕着“医疗”这个重中之重进行,由于当地的医疗条件无法与国内相比,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器械,陌生的医疗环境、病人,加上语言种类复杂,交流不是十分顺畅,难免有所不适应。但我们知道医疗工作是生命线,也是密切中加两国人民友谊的纽带。很快,队员们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找到了位置,以乐观积极向上的心态,以过硬的医疗本领,赢得了当地医院管理者的首肯,赢得了当地患者的尊重。近一年来,医疗队还多次参加义诊和巡诊,免费为500余名中加员工进行了内科诊疗。
 2016年7月28日,聂大奥等几名队员陪同家属在加纳阿科松博(Akosombo)地区用餐时,突遇邻桌一名用餐老人倒地昏迷,老人的亲属紧急呼救。几位医生表明身份,征得家属同意后,实施紧急人工心肺复苏及清理气道异物。经过有效抢救,老人逐渐恢复意识,中国医生一直陪护到救护车到来转运老人至当地医院。老人家属和酒店员工都对医疗队员的精湛医技和热心救助表示感谢。
 和谐医患关系令人难忘
 采访组在加纳和莱索托的医疗机构走访发现,尽管条件简陋,就诊的病人很多,但就诊秩序井然,特别是和谐的医患关系令人难忘。
 郑江华告诉记者,在加纳工作一年,最深的印象是医生非常受尊重。有一次在门诊,一位年轻的加纳医生给患者开转诊单,要患者到医院对面买一个信封。当患者买回信封后,医生觉得太大,又让患者换一个信封回来。患者再次回来后,科室主任恰好路过,见此情形,当着年轻医生和患者的面说,信封可由医院提供,不需要由患者外出购买。这时,患者的脸色有点不悦。但是,当年轻医生把转诊单放进信封,再交给患者时,患者马上喜笑颜开,连声说“谢谢”。有时候,病人早晨5点多乘车到医院,排队、挂号、等候就诊,到下午2点后,由于医生太忙,临时取消门诊,病人只能回去,也丝毫没有怨言。
 加纳LEKMA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加纳的宗教信仰以基督教为主,医生在当地被称为“MINI GOD”,在社会上拥有崇高的地位。郑江华说,在为加纳病人诊治的时候,病人非常配合、尊重,依从性特别好。阿克拉的候机室小,通常送机人不能进去,但医疗队员在送家属回国期间,只要表明医生身份,安保人员会问一句在哪个医院上班,然后均会让医生们通过。还有一次,一位家属超过了居住期限一天,需要补办手续或接受罚单,可当表明医生身份时,3名移民局官员经讨论后,马上让家属通过,没有任何处罚。
 援外医疗需创新模式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国先后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大洋洲等地区60个国家和地区派出医疗队员2.3万人次,累计诊治患者2.7亿人次,得到了受援国人民的充分信任和普遍赞扬。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援外医疗工作如何调整和创新,如何推动医疗队工作再上新台阶?采访组也就此进行了调研采访。
 郑江华认为,援外医疗队的主要意义,除了医疗工作以外,还在于在当地对中国的医疗援助进行宣传。根据国家政策,医疗队的工作90%为当地老百姓服务,10%为中国使领馆人员的健康服务。有关华人华侨及中资企业,只是提供力所能及的健康咨询。鉴于加纳的特殊性,中资企业大大小小达2000多家,华人华侨数万人,华人华侨生病后就医较困难,医疗队面对自己的同胞,难以置之不理。因此,同时承担华人华侨方面的诊疗义务,也应是援外医疗的题中之意。
 在医疗队员选派及受援医院选择方面,建议不要把医疗队当成简单的劳务输出,应选派素质较高的队员。医生来加纳后,需要多与当地医生进行学术交流及对当地医务人员培训。选择受援医院时,尽量考虑在首都(宣传力度较大),医院的规模中等为佳(太好的医院不需要援助,太差的医院难以开展工作),能达到更好的工作、交流及宣传效果。
 在药械捐赠方面,目前是在国家给定的目录里面挑选,但有很多是当地医院不适用的设备,而他们迫切需要的设备却不在目录里面。同时,应根据受援国家不同的国情,制定不同的医疗援助政策,不能“一刀切”。此外,建议开展一些短期、见效快的项目,如“光明行”。这些项目最好与医疗队工作相结合,让“光明行”带给当地医院的设备,在专家离开后还能继续发挥作用,产生“后光明行”效应。在医疗队驻地方面,可以采取租用当地中资企业的房子,比给医疗队建驻地更加可行,既减轻医疗队的后勤工作,如发电、维修、安保等,又让医疗队更加专注于医疗工作。
 邹燃对此也有自己的建议,他说,可以以医疗队为主体,定期组织专家对最需要的相关科室和专业领域进行重点扶持,建立医护人员的培养模式。他们在实际工作中发现,莱索托缺乏医护人员的培养资源,也没有健全的培养体系和有效的培养模式,导致这里的护士一些基本操作都不会,建议护士上岗前进行必要的培训,尤其是静脉输液。医生培训则尽量向专科方向发展,结合当地病人的实际情况,以妇产科和创伤科为重点专科,积极开展学术交流,对当地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进行培训,为莱索托医生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帮助。
 还可以考虑援建医疗中心。由于莱索托援建医院的规划在首都马塞卢,距离医疗队目前工作的莫特邦医院约90公里,或可考虑在当地援建医疗中心,吸纳并培养莱索托当地医护人员参与医院的临床诊疗工作,使配置和设施更加合理。也可以建立医科学校或护校,以利于当地医护人员的培养。在传播现代医学的同时,医疗队还可以将针灸等中国传统医学技术以及中西医结合诊疗技术带到非洲。目前莱索托人民能够接受中医治疗,这在一定程度上为推动中国文化在受援国的传播提供了可能。
 中国驻加纳大使孙保红表示,医疗卫生合作是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十大合作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加两国在该领域的合作前景广阔。医疗队在中国援建的中加友好医院工作具有特殊意义,医疗队员在加强常驻医院专业科室建设、病患诊治、医护培训、设备维护等方面多与加方交流沟通,可以为推动两国合作多做贡献。
 孙保红认为,援非医疗工作,应着眼于进一步加强中非卫生合作,巩固中非友好关系和传统友谊这个出发点,谋划长远中非卫生合作项目。比如,我国应加大对非洲公共卫生问题的调研,针对非洲各国关注的公共卫生问题,提出中国的一揽子“健康非洲计划”,帮助解决非洲关注的民生问题。以加强中非卫生合作为出发点,促进我国全面参与全球卫生工作。在非洲进行战略布局,援建若干由我方管理运营的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医学中心。以“非洲同意、非洲需要、非洲参与”为出发点,构建中非立体化卫生交流机制。(本报记者 孟庆普 )
(来源:《健康报》2017年1月9日第七版)


【点击次数:19445】 【打印】 【关闭窗口